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 | 手機版閱讀

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

正文 第三百九十一章 各有心思

作品:地球滅亡倒計時  |  分類:科幻小說  |  作者:迷路的魚

    一番不客氣的話并沒激怒在場眾人,可能這和在場能夠做出決定之人,都是年齡較大者,已經很難被這樣的話所激怒。

    “好吧,暫且認為你是其它宇宙過來的。”

    駱岳說著這句話,還是覺得相當古怪:“你的目的我大概猜測到了,是想利用‘金烏’返回你的宇宙中去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陳時攤開手:“我和那個ai可是毫無關系,我只想回到我的宇宙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怎么回去?向‘金烏’祈禱還是和它交流對話?”

    教授中唯一的一位女性,那個寧教授露著臉上的皺紋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陳時知道她在嘲諷自己,不以為意:“什么也不需要,我只需觸碰它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可能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駱岳擺手:“我們可是觸碰了無數次了,也沒見把我們送去其它宇宙中去。”

    觸碰了無數次了?

    陳時敏銳覺察了這一點,果然,立方體發生了奇異的改變,導致可以直接予以觸碰而不會燒傷。

    但這些人就算觸碰到了立方體,還是沒引起時空穿梭嗎?那就說明這樣的異變,恐怕對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可以讓我去看看嗎?”

    陳時不容拒絕地說道。

    到現在為止,遺民們的高層盡管還是不大相信陳時的來歷,可也算弄明白他的目的了,就是為了“金烏”。

    如今他們有兩個選擇,兩個艱難的選擇。

    要么拒絕,要么答應。拒絕的后果一定會造成大面積的傷亡,而答應下來,可能會失去“金烏”,誰能肯定對方到底真的是否是天象的克隆人?

    而且哪怕不是,光是聽對方這么說,“金烏”被對方拿走的可能性也極大,總不能說只是過來看看吧?

    遺民的高層把目光看向了駱岳,這個時候只能由遺民的首領來決定。

    駱岳眼中目光閃爍。

    “金烏”的重要性在這個時代不可言喻。

    如果是危機之前,也就僅是一個可供研究的神秘物品,然而在這末日,它就是帝俊實驗室的能源,失去了它,就無法再重新啟動帝俊實驗室,人類文明復蘇的希望也就失去,怎能說是不嚴重?

    可這一切都有個前提!

    若是“金烏”還是以前那種形態,她哪怕死了,也不能讓“金烏”失去。

    現在卻不一樣,“金烏”已然變得無法利用,相當于某種程度上的廢物了。

    這也是哪怕重新找到了“金烏”,他們也沒離開前往帝俊實驗室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“好,你想看‘金烏’,那就和我們來吧。”

    最終內心下了決定的駱岳,一開口,就讓其他人面色難看,可終歸沒人敢說什么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這個女人的威望比陳時想象中的更強,一旦下了決定,連這個關系到人類文明復蘇關鍵的能源,也沒人明面反對。

    陳時若有所思,只靠單純的威信顯然辦不到,恐怕背后的故事也一番殘酷的血腥拼斗。

    從剛才介紹的語氣來看,駱岳顯然并非冬眠計劃委員會中的一員,但卻能成為遺民們的首領……

    這一次,在駱岳的帶領之下,陳時抵達了商場的核心位置……

    這座商場的倉庫。

    看著堆滿了貨物的倉庫,陳時不滿地說道:“這就是你剛剛說的……讓我怎么都找不到的地方?”

    駱岳毫無尷尬之色,微笑地眼神示意守候在倉庫之內,冷庫大門前的守衛,把冷庫大門開啟。

    這冷庫大門沉重無比,兩個護衛費了很大的力氣才轉動軸桿,把大門挪動轉開。

    失去了電力供應,冷庫內自然沒什么冷氣迎面撲來。

    而里面的早就腐爛的食物已然被遺民們收拾干凈,陳時看到的是擺放在冷庫中間位置,陳放在貨架上的立方體。

    原本的立方體24小時都在釋放高溫,不可能那么平靜的放在貨架上,早就把貨架燒穿了事。

    如今平安無事的貨架再次證明了,立方體確實沒再散發高溫高熱。

    當然,立方體還是在散發著幽藍的光芒。

    這光芒中應該不含看不見的電離輻射,不然這里的人類哪敢接近。

    “好了,接下來你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駱岳把目光看向陳時。

    陳時明白她的意思,她只怕是覺得,自己能不能讓“金烏”再次啟動,重新回到以前那種無限能源模式。

    既然這些遺民獲得立方體有些日子了,肯定早就把立方體研究了不知多少遍,到此時都尚未發現“金烏”如何恢復,必然有點絕望了。

    所以,駱岳不是屈服于自己的武力威脅,反而是想著借此機會嗎?

    陳時無所謂,正合他意,漫步走向前,口中淡定地道:“讓我先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駱岳攔住了后面的人,靜靜看著陳時走到了貨架前,伸手觸摸向立方體。

    散發幽藍光芒的立方體宛如半透明的水晶,內部有著韻散如煙的水流體在漂動,既神秘吸引人的目光,又給人一種危險的警告忌憚。

    只怕警惕一點的人,都不敢直接伸手去觸摸。

    事實上在以前,也因為“金烏”散發的高溫,從沒人以手去觸摸過“金烏”,除非不想活了……不想活了,去觸摸前就被燒死了。

    但最近的日子,連駱岳自己都摸了幾十遍,除了感覺“金烏”表面冰冷外,也沒覺察到什么出奇的地方。

    把改變的機緣放在這個奇怪的男人身上,也是無可奈何之事。

    就這么盯著陳時接近過去,隨之毫不猶豫地一伸手觸摸,那熟悉的樣子,仿佛在之前還真的與之接觸了許久。

    難道他不是個瘋子,說的話都是真的?

    條理邏輯這么清楚的瘋子,也太少見了。

    駱岳有點懷疑先前的猜測,此刻卻又不能多做什么額外的事情,只能眼睜睜看著事態的繼續發展。

    很快的,陳時的右手按壓在了立方體朝上的那一面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也沒發生?

    眾人先前期盼的一幕并沒發生,即希望“金烏”忽地重新散發高溫,最好把這個人燒死,那就太完美了。

    “好像沒有……”

    趙左話音未落完,耀眼的光芒驟然布滿他們的眼睛。

女王之女王电子游艺 内蒙古快3遗漏查询 西安租个车跑滴滴能赚钱吗 易发棋牌官方下载 2007年新疆18选7走势图 犯法赚钱路子有哪些 扑克魔术手法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 ppt模板可以上传到哪里赚钱 福彩双色球单式复式 ab娱乐官方网站 地下城与勇士可以多开赚钱么 三分pk10是官方的吗 黑龙江十一选五近期走势图 中国足球彩票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公告 快乐十分定胆杀号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