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 | 手機版閱讀

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

正文 第四百八十二章 春秋

作品:贗太子  |  分類:武俠修真  |  作者:荊柯守

    欽差船·客廳·冬

    欽差官船待遇一等,紅松鑲板鋪地,窗雕鏤得玲瓏剔透,天色有點暗,在幽幽閃動的燭光里,顯的格外安謐恬靜。

    蘇子籍正在與欽差羅裴交談。

    半月來,蘇子籍是這里常客,經常來向羅裴討教,羅裴雖心中煩悶,但每每與蘇子籍交流一番,也能暫時忘卻煩惱,倒也盡心。

    此時,羅裴凝視著面前少年,不到十八歲,出京時尚有點稚氣,此刻都已消失不見了,眉眼間從容淡定,帶著一種貴人特有氣質,讓羅裴不止一次心中感慨,這大概就是血脈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要是臣子,就算是一二品,也難有這氣度。”

    “學識上更是不可思議。”

    不說別的,只看蘇子籍的學習,就不是常人能比,只半個月,羅裴就已有一種自己掏空的感覺。

    今天他們談到的內容,是關于四書五經中的《春秋》。

    羅裴讀書時,就曾對《春秋》格外偏愛些,但到官場上,忙于政務,許久不曾再談及與春秋了。

    回首二十年,他此時談到,才恍然,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中,忽略當年讀《春秋》時的警醒,抬眼望望窗外,輕輕嘆息一聲,羅裴只是問著:“這段,你可明白了么?”

    蘇子籍頜首沉思。

    “左史記言,右史記事,事為《春秋》。”

    “但《春秋》該如何理解,的確是因人而異,我先前在太學,曾在幾位大儒的課上學過《春秋》,但每一個大儒講的都有著不同,又聽羅裴講《春秋》,不得不說,不同的際遇與心境,對待同一件史事,觀點也會發生變化。”

    “我悟到了,就算是已經蓋棺定論的一件事,記錄者心境,以及不同身份地位,去看這事時的觀點,都必然有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上位者不可人云亦云,要有著自己的判斷,但同時也該吸取別人的意見。”

    “史事雖可為鑒,也要從自身的處境以及心境去出發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對待祁弘新,一年前的我,與幾個月前的我,心境就截然不同,但這二者,又焉能說,哪一種就是絕對正確,哪一種就是絕對錯誤?”

    “不過是心境不同,當時所處環境不同罷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要是進一步,論之大數,又有著相對清晰的結論——繞了千轉,還得符合這個大數。”

    想到這里,蘇子籍沖著羅裴點首:“已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就看到光芒一閃,蘇子籍垂眸,看見半片紫檀木鈿。

    “經驗+10”

    “【四書五經】20級(0/200000),智力+1,智力19→20(10),至誠之道+2,你洞察了儒家的真意,你自動獲得賢人的稱號。”

    “沒想到竟然在這節骨眼,一下子升了級。”

    感慨著自己還曾為考童生考秀才而擔心過,何曾想過,自己有朝一日能看到【四書五經】升到了20級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種預感,我現在對【四書五經】已掌握了,哪怕任何題目,只要是在【四書五經】范圍內,都難不倒我,甚至有了真正講經的資格。”

    “智力+1更是永久性,我能感覺到,它似乎已經到了某種上限。”

    突然之間有游刃有余之感的蘇子籍,自然心中大快。

    “【為政之道】9級(6725/9000)”

    “可惜的是為政之道之前升到了9級,再向羅裴請教時,經驗增長緩慢,這說明,他這方面已被我榨干了,再也沒有可以繼續汲取經驗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雖羅裴這一路就像有了水的海綿一樣,每天都能被擠一擠,但容量就這么大,又是這么頻繁薅羊毛,羅裴現在被薅光了,也是早可以預料到的事。

    反正已達成了預期目標,蘇子籍也覺得沒有遺憾,而且早上聽人稟報,距離靠近京城附近的運河,已經只有最多半日路程,就要分道揚鑣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蘇子籍真心朝著羅裴深深一躬:“這半月來的教導,讓我受益匪淺,我謝過大人!”

    “公子何必客氣?不過是你我交流一二罷了,教導可是談不上。”羅裴側身讓開了,勉強受了半禮。

    羅裴意識到,他們的交流已經算是徹底結束,自然也就想到了即將抵達的京城,心中的那股煩悶再次襲上了心頭。

    他原本還因跟蘇子籍談論《春秋》而有些容光的臉,也一下子帶上了喪氣,露出了一絲疲憊。

    “我這半月來,也不知道為什么,竟還真跟蘇子籍相談甚歡,究竟是此人魅力真這么大,還是我因京城的事,情緒失落,有人討教,就愿意暫時放松心情?”

    再看蘇子籍時,卻發現他不知道在想什么,竟望著外面微微出神。

    “也許是因為蘇子籍的確好學,我好為人師的性情起了作用吧。”沒辦法解釋這半個月來對蘇子籍的親善有加,羅裴自己給自己找了個理由。

    卻不知,此時的蘇子籍正在驚愕中。

    原來,他向著羅裴誠心誠意的深躬道謝,結果才一行禮,眼前就突然之間閃過了一個畫面。

    畫面里,被甲兵赫然拿住的人就是面前的這位欽差羅裴,形容狼狽,看樣子,是獲罪了。

    雖然這畫面一閃而過,再沒有了,可蘇子籍卻仍驚訝不已,勉強才控制自己沒露出異樣。

    在現實中,突然遇到這樣的事,難免感到驚疑。

    這時,就聽到外面有人高喊了一聲:“龍門碼頭到了!”

    龍門碼頭就是運河的終點,直達京城城外二十里,是在本朝承壽五年國力漸漸充裕時開始重修,歷經四年才重修完畢,河道很開闊,夾岸興隆,連綿的旅店商店形成幾條街,此時還沒有靠近龍門碼頭,就已經能聽到一些喧鬧聲。

    羅裴自然也聽到了這喧鬧聲,只能嘆一口氣,吩咐下去:“準備靠岸。”

    隨后就朝著甲板上走去,打算看一看還有多久能靠岸。

    才一上甲板,就發覺碼頭氛圍不對,雖然碼頭仍有著喧鬧,但聲音卻是從遠處的幾條街傳來,靠近抵達船只這一片區域,安靜無比。

    朝著還有幾十米的岸上看去,竟只看到了上百人站在那里。

女王之女王电子游艺 新疆35选7走势图30 吃鸡游戏人物 野狐围棋安卓版 怎么用手机积分赚钱 足彩胜负彩都买要多少钱 ag所有平台开牌都是一样的吗 3d开奖号码 贵州11选5预测 2016年企业赚钱口号 姜卫星 零点棋牌案件 云南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 手机pos机赚钱原理 3d四码组三最大遗漏 排列三未开号码查询 80彩票群 nba竟彩篮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