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 | 手機版閱讀

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

正文 第六百三十六章 朝局崩壞

作品:長樂歌  |  分類:玄幻小說  |  作者:三戒大師

    陸云和皇甫照回到陸坊時,隱約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神識掃了過來,那自然是陸仙察覺到有大宗師靠近,自然而然產生的反應。

    但當陸仙察覺到是他倆之后,那股神識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了。

    “小爺爺先回去吧,跟我師傅說聲,這么晚了我就不去打擾了,趕明再去給他請安。”陸云輕飄飄落在坊墻上,這時候已是三更天,萬籟俱寂,只有巡夜的陸閥士兵在列隊走過。

    “好說好說。”皇甫照點點頭,縱身朝著竹林而去,陸云也回去閥主院。

    一回去,陸信就察覺到他的氣息,披衣迎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父親,我回來了。”陸云笑著向陸信行禮。

    “好好,回來就好。”陸信略顯激動的看著陸云,一個多月不見,當父親的有多擔憂自不必提。

    他仔細打量著陸云風塵仆仆的樣子,忙道:“快去洗刷一下,好好歇息,有什么話明天再說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陸云應一聲。這么晚了他也不叫下人起床,直接從井里打一桶水回屋,徹徹底底擦洗一番,然后將剩余的水從頭到腳澆了個痛快。

    陸信幫陸云準備好了毛巾和干凈的衣衫,說是明天再說,他卻忍不住在那里問東問西開了。

    陸云一邊擦著頭發,一邊向陸信講述北上的經歷。

    聽說天女和蘇盈袖竟然都是孫元朗的女兒,陸信驚得半晌合不攏嘴。他心里也如皇甫照一般,大贊孫元朗牛逼,只是當著陸云的面,這些話是斷然說不出口的。

    好一會兒,陸信才從震撼中回過神來,笑問道:“這樣的話,孫元朗怕是不會輕易饒過你吧?”

    “唉,誰說不是呢。”陸云苦笑著從擱在桌上的包袱里,摸出那份盟約給陸信看道:“不簽這玩意兒,他都不放我出太平城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陸信接過白絹,就著燈光仔細一看,不由笑道:“還成,沒太難為你。看來老孫是怕逼你太甚,將來你難為他倆閨女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誰難為誰還不一定呢。”陸云穿戴整齊,走到幾邊坐定,給自己倒杯水道:“眼下能談成這樣,我也沒法要求更多了。將來怎么樣不說,至少在對付張玄一這件事上,我不擔心他不出力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是自然,于公于私他都會和張玄一拼命的。”陸信將盟書小心的折好,遞還給陸云,又問道:“一路上可留意過裴閥的動向?”

    “特意從鎮北關一路南下,就是為了看看裴閥的動靜。”陸云點點頭,肅容道:“鎮北關確確實實落在太平道手中,現在是一個姓季的殺將在那里坐鎮,城中有兩萬太平軍枕戈待旦,誰也別想輕易再奪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鎮北關可是幽燕門戶,易守難攻。扼住了鎮北關,退可保遼東周全,進可取幽燕諸州!”陸信臉色也很不好看道:“這么重要的雄關,裴閥居然拱手讓給太平道,真是喪心病狂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們所圖甚大!”陸云深以為然道:“從鎮北關一路南下,自涿州、莫州、瀛洲都有大量南下的鎮北軍駐扎。我和小爺爺偷偷探過軍營,只見他們日夜操練,枕戈待旦,分明一副隨時開拔的架勢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這就是占據幽燕的好處。”陸信干笑一聲道:“只要一聲令下,二十萬大軍從瀛洲南下,十天之內便可渡過黃河,兵臨洛都城下!”

    “這么大的動靜,夏侯閥難道一點沒察覺嗎?”陸云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每年春天,鎮北軍主力都會南下就食,秋收時才會返回前線,多少年來一直如此,若不知道鎮北關已經易主,我也不會覺得有何不妥。”陸信解釋一句,又沉聲道:“而且近來京中的氣氛越來越緊張,老太師也顧不上別處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快要撕破臉了?”陸云好奇問道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你走后又爭競了一個多月,老太師似乎失去耐性,直接上書擁戴二皇子為太子,這下裴閥謝閥也趕緊上書附和,表示非立二皇子不可,否則社稷不安。那日在朝堂上,老太師還逼老令君當場表態,崔晏沒法子,只能表示附議……”

    “雖然我們陸閥和衛閥也馬上表態擁護大皇子,但敵眾我寡、勢不如人,局面十分崩壞。”陸信略顯疲憊的長嘆一聲,顯然近來的國本之爭讓他十分傷神。“現在,咱們這邊全靠陛下拖延著不肯表態,才能勉強維持下去,但夏侯霸已經親自授意各州郡長官,準備讓這些地方大員再來一波攻勢,據說這次連軍方的將領也會摻和進來,陛下的壓力太大了,也不知能頂到什么時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僅聽陸信的講述,陸云就能想象到皇甫彧焦頭爛額的樣子,不由開心的笑了。“老太師果然雷厲風行,真希望他們斗得更激烈一點。”

    “別幸災樂禍了,皇帝一天問我三回,你到底什么時候回來,都快把我煩死了。”陸信白了陸云一眼道:“明天趕緊進宮去,給我們的皇帝陛下吃顆定心丸吧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陸云笑著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你早點休息吧。”聽到外頭雞叫,陸信終于放過了陸云。但他走到門口時,卻又站住了,遲疑半晌無法開口。

    “父親放心,我沒有傷他性命,只是讓孫教主先關他一段時間,等大勢底定之后,就可以還他自由,讓他認祖歸宗……”陸云輕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多謝殿下……”陸信點點頭,心中大石落了地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陸瑛看到陸云回來,自然驚喜萬分,纏著他問東問西。姐弟倆說著話,不知不覺就快到中午了。

    陸瑛正要親自下廚,去給陸云整治一桌好菜,卻聽管家稟報道:“宮里馬公公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的,就不能讓人先歇歇啊。”陸瑛一聽就不樂意了。

    “阿姐別生氣,陛下肯定是有急事找我,我去去就回。”陸云笑著安慰陸瑛道:“趕不上午飯,就一起吃晚飯嘛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快去快回啊。”陸瑛這才悶悶不樂的放了人。

    待陸云穿戴整齊出來,便見馬太監已經在前廳中急的團團轉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陸將軍,你可真呆得住啊,陛下知道你回來了,一早就在那盼著呢。”馬太監半是責怪半是討好道:“左等不見人,右等不見人,只好讓咱家來請你了。陸將軍這份圣眷,真是咱大玄朝獨一份呢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公公說笑了,都是為陛下辦差而已。”陸云干笑一聲,便上了馬太監的馬車,一起趕赴紫微宮。

女王之女王电子游艺 时时彩组选怎么玩 排列三中奖助手 网络赚钱平台+知乎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 股票融资如何操作 老时时彩龙虎和走势 青岛做旅游赚钱吗 云南快乐10分走势图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天津 跑槟榔赚钱吗 手机麻将作弊器免费版 3d走势图带连南方双彩线图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查询 川渝血战下载安装 75秒速时时彩 在百度上怎么做视频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