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 | 手機版閱讀

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

正文 第六百三十六章 這個少主有點拽

作品:體內藏著一條龍  |  分類:玄幻小說  |  作者:年少以夢為馬

    仁義道德?

    姜鳳陽看著沖殺過來的神農氏勇士。

    敢說。

    他們沒有一個是正常的,身上那血跡斑斑也不知道是敵人身上的還是自己的,又或者是兩者夾雜在一起。

    總之,他們也沒管過就是了。

    好一副皆是置生死與度外的勇士。

    揮手。

    如同時間凍結。

    這是洛霓裳的手段,她怕姜鳳陽再造殺戮,這些天的相處,她知曉姜鳳陽若是暴躁起來,這些家伙那是一個都無法活下去。

    但是比起敵人。

    就算姜鳳陽多么不肯承認,他就是神農氏的一部分,又或者說,他就是那個少主。

    姜鳳陽皺眉,轉頭看了一眼洛霓裳。

    “夫君,不可!甭迥奚颜f,她可不是軒轅青雪,作為一個賢妻良母,她會在適當的時機指正姜鳳陽的不足。

    她雖然安靜,但是有著自己的立場。

    她雖然安靜,但是有著自己的倔強。

    姜鳳陽點頭。

    他對誰發怒或者不正眼相看,都不會對洛霓裳那樣。

    這個人,真的全心全意的在為他好,甚至在那與天君戰的時候,也是她撕裂了虛空出現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洛霓裳展顏一笑。

    揮手又是將軒轅青雪扶起。

    “妹妹莫慌!甭迥奚颜f。

    聽到洛霓裳的聲音,軒轅青雪抬起頭。

    之前的相處,兩人最多的都是背對背而坐,今日洛霓裳幫她,在她心里頓時充滿了感激。

    “夫君其實早就已經給他治療,只是因為他強行扼制體內淤血散出,所以經脈郁結導致直接昏厥!甭迥奚岩恢痹诳粗P陽。

    對他的所作所為自然心里清楚。

    “還有你們,沒聽軒轅千歌說,他是你們的少主,姜天君的兒子?”洛霓裳的聲音雖然輕輕的,但是落下自有一股宛若來自遠古的威壓相隨。

    那些沖過來的修士一愣。

    看著姜鳳陽又看著洛霓裳。

    “神農氏聽令!本驮谶@個時候,軒轅青雪掏出了一枚令牌。

    那令牌一出現,所有前沖的修士都是一愣,然后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見過姜天君!焙冒。

    聲音整齊劃一,原本狀態不佳的那些神農氏勇士,在這齊聲的大吼聲中,氣勢那是拔高了不知道多少。

    好似吟唱姜天君的大名就是神丹妙藥,能夠治愈痛苦。

    只是。

    那令牌在軒轅青雪手里還沒到兩秒,直接消失。

    軒轅青雪一愣。

    不過當看到令牌出現在姜鳳陽手里的時候,她也就沒有過激的表示。

    更讓她極為震驚的是。

    姜鳳陽手里竟然也是摸出了一枚令牌。

    兩塊令牌合二為一。

    姜鳳陽極為不解。

    “這令牌哪里來的?”姜鳳陽那是直言不諱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姜天君給的,說以備不時之需能夠調集神農氏的勇士!避庌@青雪在聽了洛霓裳那一段話后,顯然也是回歸了冷靜。

    言辭開始清晰,能夠在她身上再次看到仙山圣女的影子了。

    其實姜鳳陽手里能夠出現神農靈與將軍令已經能夠說明許多問題了。

    那些跪在地上的勇士仍在齊聲咆哮。

    “閉嘴,吵死了!苯P陽轉頭厲喝。

    他現在更煩了,雖然軒轅青雪掏出令牌解決了身份危機,但是同樣。

    也證明了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這尼瑪憑空真的多出一個媳婦。

    哦豁。

    真尼瑪糟心啊。

    隨著姜鳳陽那帶著明顯不耐煩的喝止落下。

    聲音瞬間全部消失的一干二凈,他們都盯著姜鳳陽,此時這個少主身份似乎就因為一塊令牌確認了。

    他們揣摩不到姜鳳陽的心思,此時都眼巴巴的看著姜鳳陽。

    既然揣摩不到,那就聽命就是了。

    方正這個天降的少主,修為夠強,大大出乎了他們的預料,沒有讓他們失望。

    “煩人!苯P陽揮手,頓時有微風撫過。

    那些受傷的修士發現自己的傷勢在那風吹過的時候,竟開始在愈合。

    他們眼里涌出極為興奮的光芒。

    神農不死血脈。

    也只有神農不死血脈才能讓神農氏的族人得到饋贈。

    姜鳳陽可不管他們怎么想。

    實際上他只是御動生命規則,將這一片的生命規則濃郁了幾百倍而已,什么神農不死血脈。

    他自己都還么搞清楚是什么鬼。

    當然。

    還有洛霓裳與軒轅晴青雪的女媧血脈。

    既然生命規則扎堆,修復一些傷勢自然不在話下。

    這空氣之中那濃郁的生機之力,幾乎要匯聚生命原液了,大地之上的花草樹木那是瘋狂生長,幾乎要長成熱帶雨林一樣高大。

    不管沒人管這些。

    他們都盯著看著令牌入神的姜鳳陽。

    “你們去休息!甭迥奚阎獣越P陽這一愣神可能要一些功夫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日出日落。

    姜鳳陽如同老僧入定一樣,站在那里手拿三枚令牌就那么看了三天。

    整整三天啊。

    沒人知道他看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第四天。

    在清晨的第一縷曙光降臨的時候,姜鳳陽的身軀一抖,回過神來。

    他身軀一動的瞬間,憨憨睜開了眼眸。

    不過,瞥了一眼姜鳳陽之后,他再次閉上了眸子。

    只是比起之前的假寐,這次應該是真睡了。

    看著眼前如同改天換地一樣環境,姜鳳陽搖搖頭。

    軒轅千歌早就醒了,此時正盤膝在一塊石頭之上正偷偷打量著姜鳳陽。

    “過來!苯P陽招手。

    軒轅千歌一臉的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好些了?”姜鳳陽問。

    噗通,軒轅千歌就那么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別來這些虛的!苯P陽阻止了軒轅千歌的那一套禮儀!坝⒒实降赘冻隽耸裁创鷥r!

    姜鳳陽原本是可以復制軒轅千歌的記憶。

    實際上,他早在弱水之畔就已經復制過了軒轅千歌的記憶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這樣一段對他極為重要的秘辛卻是根本沒有被復制到。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他需要聽取軒轅千歌的表述來判斷事情的真假。

    更需要知道,軒轅千歌憑什么能夠封藏記憶。

    “英皇與姜天君早就知曉大周天大陣的異變!

    “英皇其實是想要盡早的接回少主,因為少主身上有著一個關乎整個部落文明的秘密!

    “姜天君卻是不愿,他……”軒轅千歌沉默了一下“他更愿意少主平凡!

    姜鳳陽沉默。

    這種一萬個人眼中有一萬個哈利波特的說法,他并不會去相信。

    有時候故事聽聽就好了,不必當真。

    “為了能夠接回少主,英皇撞擊了大周天大陣,放出昆侖靈狐!

    “可是,將軍卻是知曉……”

    姜鳳陽聽到這一段,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“夠了!彼苯哟驍嗔塑庌@千歌的敘述。

    若說是女英撞擊了大周天大陣的話,那么也就是說將軍與虛空狩獵者出現在古靈域的小須彌界并非意外。

    姜天放的隕落也并非意外。

    這樣子的話,那豈不是說明,他與女英的重逢只是一個計劃?

    這聽起來讓姜鳳陽的心很受傷。

    他需要靜靜。

    “或許,事情并非是這樣!避庌@千歌似乎是意識到了說錯了什么!吧褶r鼎是姜天君留下來的,他可以修復損毀的大周天大陣,荒古原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話仍然沒有說完。

    因為,姜鳳陽已經悄無聲息的離去。

    那一枚他們曾用性命守護的神農鼎就那么安靜的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對于神農氏的鎮族之寶。

    姜鳳陽似乎根本就沒看上過。

    軒轅千歌抬頭,看著蒼穹之上的云彩,無力的嘆息一聲。

    他,太難了。

    這個少主,太拽了……

女王之女王电子游艺 欧美亚裔av女优 排列五预测专家 精准 捷报体育比分下载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手 快乐赛车盛源 快播在线观看日韩a片电影 p3开机号和试机号近100期 快乐赛车是什么彩票 p2p理财平台评级 现在贵州快三开奖是真的吗 澳洲幸运5怎么玩 15选5 法国队与阿根廷比分预测 体彩网十一选五 河北20选5风采走势图 av女优图集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