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 | 手機版閱讀

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

正文 第757章 槍口朝向除我之外的任何人

作品:你是我的念念不忘  |  分類:都市言情  |  作者:曲一一

    allen的眼眸里面滿是威脅,緊緊握著顧念的手,不準她扔。

    她全身素白,臉也用面紗裹著,唯獨一雙眼睛露在外面,她的眼睛形狀很好看,是古典美人之中最為稱道的杏眼,眉骨生得極好,又多了幾分深邃,那朵大紅色的花朵戴在她的耳邊,鮮艷欲滴。

    只是這一動作讓零微微皺起了眉頭,他跟在allen身邊這么多年,還未見到他有帶女人來過島上,甚至于為她摘花這種行為,并不像是他能做出來的。

    顧念沒辦法,只得帶著那朵花,可是心里面卻像是長了根刺一樣。

    開車回去的時候,他們經過了當地的工廠,工人們見到allen紛紛朝他行禮。

    allen說這些都是他的工廠,即便顧念不感興趣,他還是一個人說了下去,當他說到自己的財富的時候,還說到自己在島上還有軍火庫的時候,顧念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。

    怪不得他要費勁心機將自己帶到棉蘭來。

    的確,他在棉蘭肯定早已經布好陷阱,等著江亦琛過來。

    她心口又像是被一只手抓著的那樣疼痛,她死死咬著唇,索性她帶著面紗看不見表情。

    最后車子在一座黑色的工廠面前停了下來,工廠的大門打開,車子朝里面開了進去。

    顧念被迫下車。

    然后她見到了這一生都恐怕難以忘掉的場景。

    露天的籠子里面,關著一個身形瘦削的膚色黝黑赤裸著上身的男人,見到allen的一瞬間,拼命地拍打著籠子,神情異常激動。

    allen示意零去開門。

    籠門一開。

    那個男人連滾帶爬跑到allen身邊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

    他在距離allen十厘米處跪了下來,雙手合十,不停地朝他跪拜磕頭,嘴里說了些顧念根本聽不懂的話。

    零上前,遞給他一包白色粉末狀物體,他像是得了珍寶一樣,又哭又笑,不停朝著allen磕頭,然后跑回了籠子里面。

    那個困住他的地方,本來他應該厭棄,但是現在看他的模樣,好像很開心。

    顧念呆立在原地,震驚的完全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allen對她說:“他本是我的叔父,二十年前殺了我父母吞了全部財產,將我騙到棉蘭賣給當地人當奴隸,后來我回暹羅找到了他。”他笑了:“你猜我為什么不殺了他?”

    顧念死死咬著唇。

    “猜不到,還是不肯說?”allen望著她笑意溫和。

    顧念閉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那我說吧!”他頓了頓說:“因為相比要他的命,這樣摧毀他精神的方式才更能令人愉悅。我當著他的面殺了他的兩個孩子和妻子。他當時的表情很震驚,像只狗一樣跪在我面前懺悔,求我原諒,可是我若是原諒了他,我死去的父母魂魄都不能安息,不是嗎?”

    顧念不想聽他的歪理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江亦琛跪在我面前懺悔,求我原諒。”他捏著顧念的臉:“我一定讓你看到。”

    顧念感覺自己的精神已經接近崩潰的邊緣了。

    她扶著一邊的墻壁,不停地干嘔起來。

    allen目的達到,隨即讓零扶著顧念進了工廠深處,他的地下軍火庫就在這里。

    顧念全程被這位叫作零的男子托著進了地下軍火庫。

    在到達最底下一層的時候,終于有燈亮了起來,顧念的眼睛在適應了黑暗之后,睜開眼看到了各種各樣的槍支器械。

    allen指著最近一排的手槍問她:“喜歡槍嗎?”

    見顧念不說話,他又問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不喜歡,也不會用。”

    “不會可以學。”allen說:“零可以教你。”

    他的視力受損,槍法已經不如以前精湛。

    他從器械架上拿出了一把手槍遞給顧念說:“明天起,讓零教你學習槍法!”

    不光是顧念,就連零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但是allen主意已定,他將那柄槍放置在顧念手里:“以后,這槍歸你,槍口朝向除我之外的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江亦琛在曼城醫院待了兩天,便辦理了出院手續回了國。

    薄書硯告訴他戰勵是可以信任的。他特意安排了時間和地點讓江亦琛和戰勵見面,保證了足夠秘密。

    戰勵調查此事,還是得到了薄驚瀾的授意,他在接到薄驚瀾的命令之后隨即去調查allen的背景資料,意外發現十年前一樁國際特大軍火毒品走私案的主謀就是這個allen。

    本來事情都已經有了進展,可是他的負責此事的學生卻突然深陷牢獄之災,出獄之后又因為他被人排擠的原因,連累自己最器重的學生被軍隊除名,之前的功勛被一筆抹掉,仿佛從來沒有這個人一樣,后來又遭遇不幸,直接沒有了消息。

    當時戰勵也自身難保,被降級查看,恢復級別都已經是在薄驚瀾上位之后了。

    “此人陰險狡猾,擅長隱藏自己,多年前我們本可以在美利堅就可以秘密解決他,但是被他跑了,負責此事的我的學生出了意外,此事便耽擱了下來,沒想到他現在自己露面了。這次絕對不能再讓他跑了。”

    戰勵告訴江亦琛這些,并且將自己手中關于allen的資料全部都給了江亦琛,有些資料他曾經看到過,是景少承發給他的。還有些加密的資料他未曾看到過。

    他在這些資料的后面看到了景少承的名字。

    江亦琛的手一下子怔住了。

    過了好久才說:“戰首長,您的學生是——景少承?”

    戰勵抬起臉,有些吃驚:“您認識?”

    江亦琛點頭:“是我舊友!”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戰勵沉重地嘆了口氣,聽出來說非常地惋惜:“可惜啊,他——!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突如其來的意外,景少承是最有希望繼承他衣缽的學生。他在美利堅的任務一旦完成,那么便立下了顯赫軍功,晉升之路必然坦蕩一片,只是出了那樣的事情,那個女孩一口咬定被侵犯,再加上諸多原因各方勢力的參與,又怕身份暴露,最后景少承被迫認下此罪,受了四年牢獄之災。

    “閣下親自叮囑我務必要將此事處理好。”戰勵說:“我保證,一定會將您未婚妻救出來。”

女王之女王电子游艺 澳门电子游戏十大正规网站 真人龙虎斗游戏网 6号彩票软件下载 秒速时时彩网 快乐赛车走势 中彩网 极速快乐十分 北京赛车最大的平台 手机兼职QQ打字员赚钱 0.01炮现金兑现捕鱼 安徽时时直播开奖记录 查看时时彩开奖号 北京时时彩官方论坛 美人捕鱼作弊器 梦幻西游端游能赚钱啊 福彩中奖号码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