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 | 手機版閱讀

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

正文 第466章 堅決不嫁

作品:萌寶甜妻,冰山總裁寵上天  |  分類:玄幻小說  |  作者:雨憐輕紗淺

    鐘離決笑而不語。

    軒轅明珠見狀,歡喜地一拍小手:“太好了,鐘離決,我很聰明的,學東西很快,你一定不會后悔教我的!”

    鐘離決仍是淡淡一笑:“嗯,我不會后悔。”

    軒轅明珠高興得眉眼彎彎,瞅了瞅他,忽然眸光一閃,一臉好奇地傾了傾身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鐘離決,你為什么不收徒呢?”

    鐘離決笑而不答,眸光半垂,素白的指尖輕輕一撥,以行云流水般的琴音,代替了這一陣微妙的沉默……

    一晃神間,他似又坐在了書房里,捧著一本醫書,正自琢磨,書房的門忽然被人推開了。

    身姿輕盈的少女,一陣風般地飄了進來,仿佛微雨攜春風,拂來桃花滿懷。

    “鐘離決,鐘離決,這次你一定要幫我!”女孩沖進來,一手按住書桌,氣喘吁吁。

    他抬眸,緩緩放下手中醫書,看向神色焦切的女孩,留意到她眸中的一抹郁悶,心,也不由跟著悶了一悶。

    “發生何事?”他心里擔憂,面上卻仍似細雨微風。

    軒轅明珠卻不答反問:“你可有什么藥物,能把人變得奇丑無比的?”

    鐘離決微微一怔:“你要這種藥物做什么?”

    軒轅明珠聞言眸子一亮:“你有這樣的藥對嗎,快給我,我要變丑,變得很丑很丑,丑得沒法見人的那種!”

    鐘離決始終和煦如春風般的面色終于微微一凝,眉心一蹙:“……為何?”

    軒轅明珠重重喘了口氣,精致絕美的小臉上現出無盡的煩惱:“鐘離決,你還沒聽說嗎,父皇已決定送我去孤國和親,要我嫁給宇文烈……”

    鐘離決怔住,心中緊緊一縮。

    孤國三皇子宇文烈,是舉世聞名的戰神王爺,麾下雄兵百萬,四方征伐,為孤國開疆擴土,立下絕世功勛,使得原本三國鼎立的局面,現在已幾乎是孤國一國獨大。

    桑國皇帝忌憚孤國勢力,為守疆土不失,免百姓陷于戰亂,和親——的確是自古以來最好的解決辦法,能兵不血刃,得兩國相安,只是……

    鐘離決眸光一黯,低聲道:“戰神王爺宇文烈名震天下,不知有多少女子夢想要嫁給他,就算嫁不得,也恨不能得他看上一眼,死也心甘,可公主殿下,你卻為何還要故意將自己變丑?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為他是戰神啊,所以我才堅決不嫁!”軒轅明珠撇了撇小嘴,一臉的厭惡反感,“所謂戰神,還不都是踐踏著無數人的血肉枯骨而成就的,殺戮太重,刀下不知多少亡魂,想想都可怕,這樣的男子,絕非本公主良配!”

    鐘離決沒想到,名震天下的宇文烈,在軒轅明珠心中竟是如此不齒,不由怔住了,但轉念一想,以九公主善良慈悲之心,的確無法接受這樣一位以殺戮聞名的男子。

    軒轅明珠見他沉默,連忙追問道:“鐘離決,你有藥是吧,快給我,我要把自己變得奇丑無比,這樣就一定會遭到宇文烈的嫌棄,到時候,是他拒絕和親,就不能怪罪到我桑國頭上。”

    鐘離決聽她如此一說,莫名緊張的心忽然放松下來,唇邊挽起一抹溫柔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天下皆知,桑國九公主容色驚世,是當世第一美人,若是突然變丑,恐怕會讓人以為是找人冒充的,”鐘離決唇邊的笑容擴大,“九公主,若是如此,豈不是弄巧成拙?”

    軒轅明珠皺了皺小鼻子,胸有成竹地說道:“我現在就對外宣稱說突患怪病,到時候因病毀容,我也很無奈很無辜呀!”

    女孩說著,做個了可愛的怪相,調皮的小模樣,直讓人開懷。

    鐘離決眸光愉悅,笑問:“可公主又如何確定在下一定有這樣的藥物?萬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有萬一,”軒轅明珠燦然一笑,明眸皓齒,瑩瑩如珠,“鼎鼎大名的鐘離神醫,怎么可能會讓本公主失望,無論如何,都會想出絕妙的辦法來幫我的!”

    鐘離決聞言,如沐春風,看著她明媚絕美的笑顏,一時竟失神了……

    心中如有暖意融開,愉悅又溫柔,初墨玦忽然抬起眼眸,想要看清眼前眉眼彎彎的人兒,卻被另一把聲音驚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墨玦?墨玦!你醒了嗎?”

    他一驚,轉眸向一旁看去,看清卿玉暖的臉時,神思頓時一陣恍惚,剛才不是……

    “墨玦,你真的醒了,太好了,太好了!”卿玉暖露出驚喜又擔憂的神色,“你感覺怎么樣,傷口還痛嗎?”

    被她這么一提醒,初墨玦這才感覺到胸口處一陣隱隱疼痛,神思徹底恢復過來,猛然便想起了那個暈倒在自己懷中的女孩。

    “團團呢,她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初墨玦急切地問道,眸光一掃,注意到自己身處醫院,甄臻正站在病床的另一邊,目光關切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卿玉暖見他一蘇醒就惦記著俞團團,心中頓時泛起一陣淡淡的酸意,不由眉心一皺,不愿答話。

    初墨玦見狀,心中頓生不安,一抿唇,掙扎著想要起身,一旁的甄臻見狀,嚇得趕緊俯身過來扶住他。

    “先生你別急,小心傷口裂開。”她知道初墨玦擔心俞團團,連忙說道,“團團經過了急救,現在情況……”

    她猶豫著頓了一下,初墨玦立刻緊張起來,連忙追問:“她現在情況如何?”

    甄臻還未開口,卿玉暖已不悅地接上了話:“墨玦,你自己身體還未恢復,別操心那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初墨玦卻不理會她,只是盯著甄臻:“告訴我,團團現在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昏迷之前,他探過俞團團的腕脈,知道她當時的情況十分糟糕,所以現在心里很是不安。

    甄臻雖十分擔心初墨玦的傷勢,但也熟知他的脾性,猶豫了一下,說道:“團團的情況不太好,雖然已算是脫離了危險,但現在仍高燒不退,而且……還引發了肺炎。”

    初墨玦只覺得心房處猛地一縮,狠狠地疼了一下,沉默了幾秒,他忽然手一撐,掙扎著想要下地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先生,你這是做什么?”甄臻嚇壞了,連忙緊緊攙扶住他,生怕他牽扯到傷口。

    “墨玦,你要干嘛?”卿玉暖也驚到了,連忙也伸手過來扶他。

    初墨玦卻盯著甄臻,不答反問:“我昏迷幾天了?”

    甄臻老老實實地答道:“已經一天一夜了。”

    初墨玦皺了皺眉頭,繼續想要下床。

    “墨玦,你別亂動,你這是要干嘛?”卿玉暖急得拉住他。

    初墨玦這一動,還是感覺到傷口處一陣悶痛,知道自己不能太逞強,于是對甄臻說道:“去要一輛輪椅過來。”

    甄臻一聽,終于明白他要做什么,有些慌了:“先生,你……你現在這種情況,還不能有太多行動,尤其……尤其是施針……”

    卿玉暖聽到這里,也明白了過來,頓時眉心緊蹙,心中莫名生出一股惱意。

    “墨玦,你不要命了嗎?自己的傷都還這么嚴重,你就想去給別人治病?”

    初墨玦卻仍不理會她,眸光只是固執地鎖定甄臻,語氣不容抗拒:“輪椅!”

    甄臻心中雖心疼擔憂至極,卻哪里敢違抗他的命令,無奈只得轉身去向醫院護士借輪椅。

    “墨玦,你……”卿玉暖惱怒地看著初墨玦的背影,他沉默地坐在床邊,伸手探摸著自己的腕脈,看樣子仍不打算理會她。

    感覺到他的異樣,卿玉暖心里忽然有些慌了,她連忙繞過病床,來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墨玦,你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很想問他是不是生她的氣了,可又覺得這會顯得自己心虛,抿了抿唇,讓容色溫軟下來,聲音也輕柔可人。

    “墨玦……”

    她蹲下身,仰頭望向他,讓他即使垂著眼簾也無法避開她,無法不看到她那楚楚動人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謝謝你,墨玦,謝謝你救了我,”她輕聲說著,言語中透著無比的感激,“如果不是你,可能我現在已經……對不起,都怪我,連累你受了這么重的傷,都是我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她越說越動容,嗓音都漸漸哽咽起來,清麗溫婉的容色,淚光盈盈的美眸,滿是讓人憐惜的凄楚與懊悔。

    初墨玦卻神色不動,只是微掀眼簾,淡淡瞥了她一眼:“不用謝,你沒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卿玉暖暗暗感覺不妙,連忙說道:“墨玦,你拼命保護了我,我現在也只希望你能盡快好起來,只要是為你好的,讓我做什么都行!”

    “謝謝。”初墨玦仍是淡淡的。

    卿玉暖越發覺得心慌,初墨玦從未待她如此冷淡,他是真的生氣了,就因為她沒有留在島上陪伴他,可是她也是心急著去找人來救他啊,他難道看不出來,她也是很擔心他的啊!

    卿玉暖心中有些惶急,剛想開口,甄臻已推了一輛輪椅進來。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”甄臻擔憂地看著他,“你……你這樣……真的沒事嗎?”

    初墨玦輕輕嗯了一聲,便想站起身挪到輪椅上去,甄臻連忙過來攙扶他。

    “墨玦!”卿玉暖急了,想要阻攔,卻有些害怕初墨玦的冷淡,只得大聲說道,“你瘋了嗎?你的傷口才做了手術,現在只能靜臥休養,你……你不能亂動!”

女王之女王电子游艺 带连线坐标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 在微信上卖什么赚钱方式 分分时时彩 怎样下载甘肃福彩快3 华东15选5彩票结果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 广西快三计划公式 幸运28绝密公式算单双 微信美篇赚钱吗 全民麻将作弊辅助下载 彩宝网3d带线基本走势图 一分时时彩软件下载 安徽11选5预测与推荐 广东福彩36选7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开奖 澳洲幸运8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