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 | 手機版閱讀

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

正文 02529 海上的巧遇

作品:惡魔就在身邊  |  分類:玄幻小說  |  作者:漢寶

    “小姐,這船的浪頭有些大。”

    駕駛艙內赫泊里控制著舵盤,只是他似乎有點難以控制。

    賽門塔也是臉上狐疑:“這片海域怎么會有這么大的浪?不對吧……難道是要起風暴了?雷達有沒有什么反饋?”

    “沒有,而且風向標也很平常,東南向風,風速每秒十二米。”赫泊里滿臉的困惑:“可是這海浪的方向卻相當的古怪,與風向完全不同。”

    赫泊里手中的舵盤越來越難以掌控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船身猛的一震。

    赫泊里居然被震的翻滾出去。

    而舵盤也跟著胡亂轉動起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船身開始左右搖擺起來。

    賽門塔上前要拉住舵盤,可是舵盤根本就拉不住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船頭兩邊不斷掀起大浪,拍打著船身。

    而最讓人奇怪的是,那大浪并不是朝著一個方向拍打,而是從船的左右兩邊拍打過來。

    船身搖擺的更加劇烈。

    陳曌和奧奎拉提.蓋斯里就站在二層甲板。

    “不能繼續下去了,再比下去,這艘船要被我們打翻了。”奧奎拉提.蓋斯里對陳曌表示非常的無語。

    陳曌對水的控制力不在他之下,可是要論控制精度,卻比他差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    而原本奧奎拉提.蓋斯里和陳曌比對水的控制力,是想著用比較溫和的手段比的。

    可是陳曌壓根就沒這個打算,催動的力量大的嚇人。

    雖說這種力量用在戰場上毫無意義。

    偏偏作用在科考船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盡力維持,這艘船指不定就要被他拍翻。

    陳曌也感覺不能繼續下去。

    索性放棄了這次的比試。

    陳曌也感覺的出來,他對水的控制精準完全無法和奧奎拉提.蓋斯里相提并論。

    不過要論力道,也不輸給他。

    只是,這場賭局沒有把彩頭贏下來,陳曌覺得頗為可惜。

    因為他們這場賭局賭的是人。

    奧奎拉提.蓋斯里是用文森做彩頭。

    如果陳曌贏了,可以直接把人牽走。

    而如果奧奎拉提.蓋斯里贏了,那么陳曌就把辛加與他簽訂的合同轉給奧奎拉提.蓋斯里。

    奧奎拉提.蓋斯里其實也挺可惜的。

    他多少知道辛加和泰戈的恩怨。

    如今泰戈被陳曌拍死了。

    辛加如今也算是拳壇上,甚至在體育界都是數一數二的運動員。

    他的商業價值自然不必多說。

    如果能把辛加弄到自己麾下,能夠讓他的經費壓力大大減緩。

    雖說奧奎拉提.蓋斯里家大業大。

    可是錢財的消耗也不小。

    到處都是用錢的地方。

    再加上前段時間的損失。

    還有他的一些投資也遭遇了寒流。

    至于陳曌低文森,倒是沒什么需求。

    只是純粹的想要將他要到手上。

    當初文森面對陳曌的時候,可是囂張的很。

    所以陳曌很想要到手后,給他好好的上一課,教他做人。

    陳曌和奧奎拉提.蓋斯里都是挺不負責的類型。

    對于他們跟船員造成的麻煩與困擾,完全沒有一點自責或者補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姐,前面來了一艘船,看起來是我們的同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?同行?”賽門塔臉色不由得一變:“知道是什么來路嗎?”

    “對方的船很大,而且好像是用郵輪改裝的,我沒聽說過這海上有誰用郵輪改成海盜船。”赫泊里凝重的說道:“按說這一帶應該是古烈的地盤,可是這艘船肯定不是古烈的。”

    而與此同時,站在二層甲板上的陳曌和奧奎拉提.蓋斯里也看到了那艘郵輪。

    “媽...的,那不是我的嗎?”奧奎拉提.蓋斯里瞪大眼睛,看著那艘郵輪。

    他仔細的盯了許久,終于確定了,那艘郵輪就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不過那艘郵輪應該是落在陳曌的手上了。

    怎么這會兒出現在這里?

    奧奎拉提.蓋斯里不由得轉頭看向陳曌:“是你叫來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賣給朋友了。”陳曌說道。

    當時他摧毀奧奎拉提.蓋斯里的海上實驗室,郵輪自然成了他的戰利品。

    不過那艘郵輪的年代太久遠了,建造時間估計都超過了五十年。

    許多設備老舊的不成樣子。

    再加上被陳曌破壞過許多地方。

    如果要重新維修的話,少說也要幾千萬美元。

    如果要將一些設備和設計修改更換的話,又要幾千美元。

    所以陳曌直接聯系上了古烈,問她要不要。

    古烈對郵輪倒是很感興趣,最后商量了一下價格,古烈用八千萬美元買走了。

    古烈作為海盜,她需要的就是偽裝。

    沒有什么比一艘郵輪更好的偽裝了。

    任誰都不可能猜得到,郵輪會是一艘海盜船。

    而且郵輪也足夠大,甚至可以安裝一些重武器。

    陳曌看著郵輪靠近過來。

    這時候郵輪上的海盜給科考船打旗語,讓科考船停下來。

    陳曌看到古烈就在郵輪的甲板上。

    而古烈也看到了陳曌。

    她的確沒想到,陳曌居然會在這艘科考船上出現。

    這時候,郵輪放下一個爬梯。

    科考船上的人都很緊張。

    古烈在這片海域可是具有著統治地位。

    而且和賽門塔這種業余選手完全是兩種概念。

    古烈的專業的,也是這片海域最強大的海盜。

    就連海岸警衛隊都敢攻擊。

    絕對不是他們這種小雜魚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古烈孤身一人從上面爬下來,然后直接跳到科考船的甲板上。

    甲板上的船員看到古烈,全都自動退開。

    古烈走到賽門塔和赫泊里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帕德力家的小姑娘嗎?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賽門塔盡量不做出失禮的舉動。

    古烈拍了拍賽門塔的肩膀:“不過我不是來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古烈三兩步走到二層甲板上。

    “嗨,陳。”

    陳曌張開雙臂與古烈抱了抱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“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,你怎么會在這艘船上?”古烈與陳曌已經非常熟了,所以也沒有客套:“是又有大買賣了?怎么不叫上我?”

    她很喜歡和陳曌合作,因為陳曌的實力,還因為陳曌不會用自己的力量黑吃黑。

    陳曌搖了搖頭:“不是買賣,是借這艘船送我去個地方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不找我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是好地方,你肯定不喜歡。”

女王之女王电子游艺 棋牌游戏招商大全 篮球胜分差 重庆时时彩的方法和技巧 河南快三几点上班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mg电子注册送38 南粤36选7基本走势图 北京塞车pk10直播下载 大乐透彩票电子坐标图 mc线上娱乐 极速飞艇是官网的吗 安徽25选5 黑龙江十一选五前三直 黑龙江时时五星走势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定牛 2014年6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