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 | 手機版閱讀

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無彈窗小說網站

正文 第七八二章 一刀四合道

作品:天下第九  |  分類:武俠修真  |  作者:鵝是老五

    章節頭部廣告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    狄九三人落在玄黃天外天廣場,第一眼看見的就是那個巨大祭壇。水印廣告測試...............水印廣告測試..............

    圍在祭壇旁邊的果然是七名合道修士,其中狄九只是認識一人,那就是臬長瓶。至于諾拉和另外那名女子,狄九居然沒有看見。

    這七名合道修士不斷的打出道韻進入祭壇,這祭壇渾身上下都裹著一層烏黑的道韻氣息,很顯然這個祭壇即將完工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臬長瓶第一眼就看見了狄九,他毫不猶豫的放棄了繼續祭煉祭壇,抓出了一柄灰色長弓,同時祭出了數枚陣旗。

    今天他絕對不會讓狄九從這里再離開,此人殺了他兒子臬百尺,別想再從他手中離開。

    “臬兄,此人是誰?”一名瘦弱的合道初期男子疑惑的問了一句臬長瓶。

    臬長瓶幾乎是咬著牙齒厲聲叫道,“他就是狄九,當初從我和諾拉手中逃走的那個螻蟻。”

    聽到是狄九,其余六人根本就不等臬長瓶說話,直接沖了上來,鎖住了狄九的去路。

    狄九身上有輪回橋的事情,他們可是不知道聽說過多少次了。現在狄九再次回到了玄黃天外天,豈能讓狄九再走。

    輪回橋啊,就算是不能據為己有,大家搶奪下來,只要感悟到輪回道韻,也是夠本了。

    “區區七個合道螻蟻而已。”千甫炎根本就沒有將臬長瓶等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狄九在七輪之地輕松碾壓數百強者,盡管借助了輪回橋,不過他連狄九的真正殺招都沒有看見,可見狄九根本就沒有出力。水印廣告測試...............水印廣告測試..............

    如果現在還在混元初期,狄九或者是祭出陣旗,或者是祭出刀陣了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,狄九是半點借助大陣的想法都沒有,天娑刀祭出直接卷向了臬長瓶。他要讓臬長瓶知道,自己這次回來不是送輪回橋的,是回來報仇的。

    天娑刀卷起的刀幕不僅僅是鎖住了臬長瓶,同時還鎖住了其余四名合道修士。

    這里一共就七名合道,狄九一個人就卷住了其中五人,于湘冰和千甫炎毫不猶豫的攔住了剩余的兩名合道初期。

    “找死……”看見狄九如此狂妄,面對他的血冥箭,還敢用刀芒道韻裹住其余四名合道,這不是找死是什么?

    灰色長弓瘋狂伸張,殺戮氣息瘋狂聚集。

    狄九就要好像沒有看見臬長瓶的瘋狂,甚至沒有感受到自己已經被殺戮氣息鎖定,天娑刀依然是劈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臬長瓶就感覺到自己的血冥箭殺意出現了一道裂痕,隨即血冥箭的神通氣息瞬間減弱、然后崩潰。

    這……

    臬長瓶臉色大變,他沒想到狄九這一刀撕裂了他的血冥箭神通規則。

    不但是臬長瓶的臉色大變,其余四人的臉色也是大變,他們剛剛激發的神通忽然失去了規則支持。水印廣告測試...............水印廣告測試..............

    還沒等其余幾人反應過來,狄九的天娑刀刀幕倒卷,四名合道初期在狄九的領域和刀勢之下,居然沒有半點反抗能力,直接被狄九劈成兩半。就連元神,也在刀意的侵襲下,化為虛無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臬長瓶呆滯住了,隨即下意識的后退。

    狄九的實力他很清楚,不錯,可也只是不錯而已。狄九其實最可怕的不是他的修為實力,而是輪回橋。

    這才多少時間,狄九再回來的時候,一刀殺了四名合道初期,而他這個合道后期居然連阻攔的余地都沒有?最可怕的是,狄九沒有祭出輪回橋。

    臬長瓶只是剛剛退出數步,就感覺到自己的領域徹底被狄九壓制住。他連再次張開手中的血冥箭都忘記了,心里只有一個聲音在吶喊,這怎么可能?

    當初狄九在他和諾拉的聯手下雖然殺了劉必,可是狄九本人卻是重傷逃走的。為何短短時間,狄九回來的時候,實力就如此可怖?

    不但是臬長瓶被狄九嚇住,剩余的兩名合道修士同樣被狄九嚇住了。狄九一刀就殺了四名合道,哪怕是他們對狄九輕敵,這也太過可怕。

    千甫炎可不會錯過這種機會,幾乎是在他對手被狄九嚇住的同時,他已經是轟碎了對方的頭顱。

    和于湘冰戰斗的那名合道初期轉身就走,只是千甫炎早已封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臬長瓶第一時間祭出了一枚符箓,只是沒等他符箓激發,狄九的天娑刀再次劈了下來。

    臬長瓶再也顧不得逃走,卻同樣祭出了一柄暗紅色長刀。刀一祭出就卷出比狄九天娑刀更加狂暴的殺意刀芒。

    “轟!”青色刀芒和暗紅色刀芒轟在一起,暗紅色的刀芒碎裂成為億萬碎裂的芒點。

    臬長瓶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刀勢瞬息瓦解,剛剛聚集起來的領域再一次碎裂。

    狂暴的神元力量席卷過來,臬長瓶就勢倒飛了出去。人還在虛空的時候,他再一次祭出了血冥箭。

    此刻的臬長瓶百分之百的肯定,他不但不是狄九的對手,反而和狄九相差甚遠。他祭出血冥箭不是為了重創狄九,而是準備舍棄血冥箭,為他逃生求的一些機會。

    他知道狄九有裂則手段,這次血冥箭祭出,只要他小心一些,絕對不會被狄九的裂則箭影響到。

    血冥箭剛剛祭出,臬長瓶就看見了一個巨大的腳印。他甚至不用去看,也知道這腳印是誰的。

    轟!腳印踹在了臬長瓶的眉心,臬長瓶識海徹底碎裂,他嘆息了一聲,知道再也沒有機會逃走。

    不說別的,就憑借剛才那個腳印神通,狄九就已經理解了空間規則的真諦。他也觸摸到了空間規則,可是和狄九比起來,他的空間規則就好像幼兒學步。

    “狄兄,你殺這些合道果然是和殺雞一般輕松簡單。”千甫炎已經和于湘冰聯手干掉了最后一名合道初期。

    對狄九一刀干掉四名合道初期,他并不驚訝。

    狄九卷起了幾枚戒指,皺著眉頭說道,“我怎么感覺這些合道修士不堪一擊,簡直和混元修士沒有多少區別,如果一定要說區別,只是他們的神元和神念強悍一些而已。”

    狄九的確是有這種困惑,他在陌家雖然沒有和那個陌宙面對面戰斗過。卻感受過陌宙的殺意,他肯定陌宙的殺意絕對不到第三步,而陌宙的殺意比起眼前被他殺的幾個合道要強悍太多了。

    那幾個合道初期就算了,那臬長瓶可不是合道初期,而是合道后期。

    臬長瓶知道自己無幸,厲聲喝道,“若不是我天盟道塔受傷,就憑你也想留下我臬長瓶。我臬長瓶和你到底有什么冤仇,你要殺我兒,如今又苦心積慮的對付我?”

    臬長瓶的確是郁悶,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,他根本就不認識狄九。

    狄九淡淡的說道,“就算是你沒有受傷,我一樣可以秒殺你。”

    之前他受傷逃離玄黃天外天,那是因為他的修為和臬長瓶、諾拉相差的太遠了點。

    聽到狄九的話,臬長瓶沒有辯駁。他很清楚狄九說的是真話,就是他沒有受傷,恐怕也不是狄九的對手,而且相差還很遠。

    “狄大哥,我有些知道。我在玄黃天外天的時候,曾經聽說過這樣一件事。當初在玄黃天外天的葉道君說,玄黃天外天的很多合道修士都是合的偽道。這種偽道,就算是跨入第三步,一樣是偽第三步。這些人恐怕是合的偽道,所以狄大哥對付起來很輕松。”一邊的于湘冰解釋道。

    其實她懷疑自己合的也是偽道,只是她也同樣不知道什么是真大道。

    狄九點點頭,他雖然不知道什么是偽道,但是他肯定這些人道遠遠比不上那個陌宙。看樣子那個陌宙逃走了,還是一大禍患。

    。章節尾部廣告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女王之女王电子游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