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 | 手機版閱讀

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

正文 第二〇〇章 兗州軍大戰常山(三十九)

作品:三國重生馬孟起  |  分類:都市言情  |  作者:夏海蒼松

    那都不算什么,對樂進來說,很簡單就破了城池,就那么一戰而已。是啊,畢竟如今什么形勢,具體都什么情況,他是太清楚了,真的。就等著今晚一戰了,那可沒錯。就趙云和典韋他們,顯然也知道守不住城池,肯定是早為撤退做準備了,這個樂進都知道。所以說他們看到他們人馬沒多少的時候,就得撤退,那是一點兒沒錯,很正常是吧,所以說這個確實……

    畢竟再晚了,那是一點兒好處都沒有啊,可不就是。現在的情況,那就是那樣兒啊,沒錯。所以說這個肯定沒錯,樂進都知道。畢竟這么多時日了,就算是再不了解趙云和典韋的,基本上也會知道很多,那沒錯。更何況樂進本來并非不知道,反而其人還知道不少,那確實也

    是。多了也不敢說,但是基本上的,那確實都沒錯,他知道啊,可不就是,所以這個是……趙云和典韋他們確實不知道兗州軍想法,不知道他們要夜戰。其實就算是知道,那也無所謂為,真的。對他們來說,確實就和樂進所想那樣兒,兩人早已準備好了,剩下幾百人就撤退,

    那可沒錯。畢竟到了事不可為的時候,他們確實不會死戰了,那必然不會。帶著剩下的幾百人撤退,說白了就是跑,那卻是必須的。而且他們多少也想了,自己兩人帶著殘兵撤退,兗州軍的將領基本上不會追擊,因為沒大用啊。確實,這個他們和涼州軍的將領,還是有所不同的,那沒錯。對崔安和馬岱他們來說,能追一下還是去。但是兗州軍將領呢,他們并非

    說就不會去,實在要追趙云和典韋,他們確實是不會,這個就不用多說了,那是。畢竟人家可都是一流武將,是大將,哪怕你就算是追上了,又有什么用?根本就不是人家對手,自己倒是要完。確實,武藝不如人家,你除了能殺落后的士卒之外,對上趙云或者典韋,你別

    說是擒住人家了,你不被人家擒住就不錯了。當然了,除非你能保證說帶著人馬足夠,并且帶著的人馬都能追上他們,那樣兒才行,其他的,對不起,真心就不好使啊,那確實沒錯。所以除非說他們是有大的幾率,有信心帶著很多士卒追上趙云典韋他們,要不然的話,他們

    真就不會帶兵追擊啊,那屬于吃力不討好的,一點兒沒錯。對兗州軍將領來說,他們自然是知道該如何取舍,那沒錯。并且還得說,這個他們立功什么的,不在于追擊,那沒什么大用,基本上就是徒勞了,沒錯。立功還得以后戰事說,這一次的話,基本上也就是那樣兒了。確實,畢竟攻城那么多時日,這個都是樂進的事兒。而自己主公不是和涼州軍野戰,這個自

    己這些人想要立功,那確實是不容易。在他們看來,自己主公倒是希望涼州軍和己方野戰,可顯然人家涼州軍不會。可以說要馬超在長安,他帶兵來這兒的話,那么基本上少不了那樣兒。可馬超不在啊,就趙云和典韋他們的話,確實是絕對不會說舍棄了城池的優勢對付己方

    的,那沒錯。是啊,換成馬超的話,他是不會上到城頭兒去守城,可趙云還有典韋他們卻不同。而且他們還不清楚嗎,這己方四萬人,就守城都守不住,那如今不就是了。更不用說去和兗州軍野戰,真心是更沒什么優勢,那可一點兒沒錯。所以說他們一直都在和兗州軍攻城守城戰,而沒想過其他的,都正常。也不得不說,趙云還有典韋他們的選擇,那可沒錯啊。

    做得挺對,那是。這個說起來那可是,畢竟他們多少也是宿將了,別看征戰的時候終究是少,但是經驗有,那沒錯。更何況兩人可都是一流武將,是大將,自然知道該如何去做。自己主公要是來這兒的話,他是怎么都要和兗州軍野戰的,可自己兩人是自己主公嗎?確實不是啊,所以這個也沒錯,那是不能比,可不就是,比不了啊,這個比不上啊,那也是沒錯。

    因此,兩人覺得自己倆這么做對,也只能說這么做了,那沒錯。如果說真和兗州軍野戰,那么就是自己兩人的錯誤,回到長安是絕對要被自己主公處罰的。現在他是沒從交州回來不假,可等自己主公回來之后,卻一定會處罰自己兩人。所以說怎么都不會那么做就是了,自

    己兩人終究不是自己主公,他的話,可以那么做,但是自己倆能行嗎?趙云和典韋他們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,那可一點兒沒錯,就是。要不然的話,就憑他們是一流武將,忠心的話,也未必就真能受到馬超特別重用。當然趙云也是他妹夫,是親人,這個也確實是一點兒沒錯。

    可這個不是決定性作用,馬超親人還有,可他都用了嗎?就他馬家的人,親族的人,也有不少,可他沒都用啊,足以說明問題。所以確實,他能用趙云和典韋,這個說明不少,真的。自然是有他們本事在里,有他們忠心在,也一樣兒是有他們都有自知之明,能擺好自己的位置,那是一點兒沒錯。畢竟說起來在亂世中,也不能說就單單是亂世,哪怕就太平盛世,你

    弱小未必就生存不了,可沒有自知之明的,無知的,基本上就走不了太遠,真的。弱小未必就不能生存,一樣兒有活得挺好的。但是無知的已經剩下沒幾個了,真是,所以這個……確實,弱小不是原罪,但是你要無知,基本上是沒太好的結果,那真沒錯。尤其是亂世的話,

    那更完了,確實。畢竟這個時代,人命最不值錢,誰讓這個是亂世,哪天不都是掛很多人。除了病逝之外,還有其他的基本上都不正常,那也掛了,沒人管。世家大族豪強地主手里有多少人命什么的,他們都不知道了。是,這個時代顯然是三路諸侯在戰場上犧牲的人更多,

    但是世家大族還有豪強地主那兒也不少啊,不過不能和三路諸侯比就是了,那真的。可以說三路諸侯每一次大戰,那絕對是傷亡很多很多,十萬人的話,那肯定有。但是每一日死的人數,肯定沒那么多。畢竟現在雖說是比歷史上人多不假,但是卻絕對禁不住那么多消耗,這個肯定也是。因此,除了說打仗的時候,要不就是來個災害,比如說旱災或者瘟疫什么的,

    顯然后者死人肯定多,那從來都不少。但是好歹這些年來是暫時沒發生大規模瘟疫,三路諸侯還都是覺得不錯。確實,連馬超都是那樣兒想法,真的。哪怕其人知道預防,知道點兒防范知識,可確實,那起不到決定性作用,一點兒沒錯。畢竟如今這個時代的醫療條件決定

    了馬超也不都好使。哪怕其人是能降低瘟疫的傷亡,可起不到決定性作用,這個也確實是。所以說沒有瘟疫,那怎么都是好事兒。真來個瘟疫,死幾萬人都是少的,多了的話,那不知道多少了,真是。所以說他也是一點兒都不想有瘟疫發生,不管說這個瘟疫到底是在哪一方的治下出來了,那都是大漢的損失啊,一點兒都不好,真的。如果說瘟疫出現在了北方異族,

    那么馬超倒是覺得不錯,真要是出現了,他得拍手叫好,真的。不是馬超沒點兒惻隱之心,實在是北方異族的話,他們就算是來場瘟疫,可還是天下第一強,人家騎兵依舊是最多,沒錯。所以說這個可以讓他們實力削弱,可他們卻依舊是天下第一,這個馬超知道。可哪怕如此,他卻依舊是希望北方異族都是瘟疫,來越多越好,可顯然,這個不太可能,一次都很難

    啊,確實。所以說馬超也想了,讓己方細作,在北方異族的細作,想辦法在北方異族那兒整一場瘟疫,哪怕最后可能傳播到己方地盤兒上,自己都認了。只要說己方防范夠,那么基本上傷亡不會多,只要讓北方異族傷亡多就好,真的。沒辦法,馬超要還有別的辦法能一下

    削弱對方,他不會用這招,可確實,是沒有其他辦法了。當然他也知道,這個不是什么好事兒,可自己卻沒有選擇啊,真的,可不就是。但凡有其他的,自己愿意讓細作那么做嗎,顯然,不會。所以說馬超也知道,自己是沒辦法了,而自己那么做,無怨無悔。成功了自然

    最好,不成也算是天意了,那真沒辦法。北方異族實力只能越來越強,不采取點兒非常手段,可真就限制不住。如今的馬超早都那樣兒想法了,可惜還沒成。不過也并非永遠都成不了是吧,所以有希望。如果說真能成功,馬超更多的肯定是高興,那一點兒沒錯,必然是啊。至于說要付出什么代價,對他來說,真都無所謂了。自己哪怕是折壽,也選擇那么做,義無

    反顧,沒錯!畢竟對馬超來說,他終究是個穿越或者,是個重生的,所以說他不是活了這么一世。因此,解決不好北方異族的問題,馬超知道自己都肯定死不瞑目。那么解決好了,自己哪怕折壽多年,也認了,真的。那并非是什么大事兒,自己不是接受不了,確實可以啊。

    畢竟對他來說,心病就是北方異族,而不是其他的。為了解決好北方異族的問題,對馬超來說,只要是他能付出的代價,他絕對就義無反顧,這個肯定是。畢竟對其人來講,更重要的是什么,那絕對不是自己的壽命,活得再久,可要是沒什么意義,其實也就沒意思了,他

    就是如此認為,真的。馬超畢竟是兩世為人,確實和這個時代的人都不同,那可是,所以……馬超絕對是能舍棄很多,就只為了達到削弱北方異族的目的。當然了,這個削弱肯定也是讓他們實力一下大損,哪怕之后他們依舊是天下第一,可實力卻不會超出己方那么太多,就足夠了,真的。畢竟馬超所在乎的不是北方異族天下第一,而是己方和他們實力上的差距對比,

    這個大了去了。如果說己方和他們沒那么大差距,哪怕他們依舊是天下第一,可那個重要嗎?至少在馬超看來,真心就不重要了,真的。比起這個來,比那重要的可多了去了,沒錯。所以說自己哪怕折壽也認了,只要能達到削弱北方異族實力的目的,自然是削弱他們不少,

    那樣兒馬超就認為值得,可不就是。不過這個確實,就北方異族那樣兒,他們不懂怎么防范瘟疫,真要是出現了,絕對影響不少。哪怕你就算是再狠心,把所有感染的人都殺了,可之后他們的尸體怎么處理?這個馬超知道,但是北方異族卻不懂啊。而且那時候絕對有涼州

    軍細作搗亂,是不會讓北方異族好的,那沒錯。所以說還可能削弱北方異族實力少嗎,真心多,沒錯。所以說真那樣兒的話,馬超絕對得更加派人手去北方當細作,讓他們推波助瀾,一定不能讓北方異族好就是了。哪怕還往南傳播瘟疫,可自己也認了。這個他絕對會做好預防,甚至兗州軍那邊兒,馬超也會教給曹操和他們一些東西,和預防方法,也包括怎么處理

    瘟疫等等,那是必須的。兗州軍是己方要滅的不假,可他們終究是漢人,不是北方異族,這個馬超分得清楚。那沒錯,和兗州軍相爭,哪怕都是彼此要滅了對方不假,可終究是自己人相爭,那可一點兒不假。但是北方異族,那絕對是非我族類了,一點兒沒錯。所以說對那

    些異族,馬超覺得自己和己方可以隨便,但是對待自己人,終究不同,那沒錯,就像出了瘟疫的話……

女王之女王电子游艺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链接 彩票大奖组 31选7缩水应用 足球今日北京单场比分推荐 彩票九手机登录 刷脸打卡赚钱 手游魔力宝贝赚钱攻略 浙江体彩20选5下期预测 上海天天彩选四开奖号 红警科技时代 福利彩七乐彩走势图 17175捕鱼达人游戏 欧赔app 山西快乐10分基本走势 11选5胆拖投注计算器 重庆时时开奖是真的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