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 | 手機版閱讀

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無彈窗小說網站

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 指點

作品:魔術之王  |  分類:歷史軍事  |  作者:名寒

    章節頭部廣告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    齊遷雙目圓睜,一瞬間似乎感覺自己被什么可怕的東西盯上,絲毫動彈不得。水印廣告測試...............水印廣告測試..............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!?”

    好一會兒,齊遷才艱難的挪動了一下身體。

    南風聳了聳肩膀,無辜的說,“齊師兄,你可能不知道,我還有一個哥哥,雖然不怎么靠譜,但是對我還算不錯。”

    “陳久同!”

    齊遷拍了拍自己的腦袋,恍然大悟,“他應當已經見過你了吧?”

    南風“嗯”了一聲,似乎不打算多說,齊遷見狀便沒有繼續問。

    只不過,剛剛才下定決心,要豁出一切去幫助杜和保住這個妹妹,然而轉瞬間他就發現,自己可能是自作多情了。

    南風這小姑娘,壓根就不需要什么保護,她自己一個人,就是一股可怕的力量。

    那個黑衣人的傷處他親眼所見,完美的避開了肋骨,從下至上,一擊,就穿過了黑衣人的心臟和脾,這樣準確的槍法對于一個還不到十五歲的小女孩來說,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,即使是摸了槍幾年的老兵,也不一定能做的比南風更加干凈利落。

    可以說除了她脖子上的那一縷刀子劃過的紅痕,南風毫發無損的從一個高手手上逃得性命,還能夠做到趁機反殺,這不是一般的小姑娘能做到的事情。水印廣告測試...............水印廣告測試..............

    即使是激情殺人,作案者過后一般也會有很大的情緒波動,但是南風沒有。

    這個可怕的小姑娘平靜的像是去菜市場買了個菜。

    齊遷忽然笑了笑,無奈的搖了搖頭,齊遷帶著些許自嘲,“本以為還能幫上你們一點忙,現在看來,老大的決定的確是對的。”

    南風眨了眨眼睛,“老大?”

    “洛局長要同你談談,這事你哥哥應當已經知道了,不過我不曉得你知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齊遷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在提及共事的時候,齊遷身上的氣勢又恢復了回來,重新變成了那個南城警局一人之下的高級警探。

    南風卻絲毫沒有受到影響,點了點頭,輕松的說,“那還等什么,走吧!”

    說著擺動兩條腿從椅子上跳了下來,調皮的樣子叫齊遷再一次懷疑南風只是個歪打正著的普通小女孩。

    “還等什么呀,待會兒我哥哥回來了,我就走不了啦。”

    南風回過頭催促了齊遷一聲,齊遷答應一聲,連忙跟了上去。水印廣告測試...............水印廣告測試..............

    路過其中一間客房的時候,南風的眼光隱晦的朝著窗戶掃了一眼,隨后就若無其事的掠了過去,走向了墻頭的梯子。

    留園的人來去都爬墻,南風知道了這事之后就堅持爬梯子了。

    即使不穿裙子不那么漂亮了,也要跟哥哥盡量靠得近一些,這是大家都猜不到的南風的小小愿景。

    將南風送去南城警局之后,齊遷就一路加速回了自己家的那個小房子,剛一走近,就看到自家房頂上忙碌的杜和。

    杜和還以為齊遷剛回來,熱情的朝著他揮了揮手,“齊師兄回來啦,阿姨,您兒子回來啦!”

    屋里頭忙活做飯的阿姊聞聲從屋子里頭探頭一看,臉上的欣喜又多了五分,“好,好!你們聊,中午阿姨給加菜!”

    杜和答應一聲,將最后一塊地方抹平整,從房檐上直接跳了下來,拍了拍手,就走了過來,身手功夫一點沒落。

    齊遷同杜和擁抱了一下,心頭有些微妙,突然就十分羨慕杜和。

    羨慕他依舊能專心致志的做一個魔術師。

    有的時候有些東西,你只有離開了它,才知道這個東西對你來說意味著什么。

    不過他已經錯過去了。

    “身手不錯,最近又研究了什么新魔術沒?”

    齊遷釋然的笑了笑,真心實意對杜和說,“上回你變得那個魔術我看了,做的很好,阿和,你一定會成為莫大師那樣的大魔術師。”

    杜和驚喜的笑了,連連問道,“真的嗎?齊師兄也看了,那真是好,里頭有兩個身法還是齊師兄那來的靈感呢,這事你也有份,哈哈!”

    “你呀,就是給你師兄留面子,兒子啊,這段時間阿和可沒少來的,又是給拿東西,又是修房子,還有阿凌,小姑娘真勤快咧,我還沒回神,伊把飯都燒好了,屋子也收拾好啦!”

    齊遷的娘端過來一盤子干果,盤子是新的,白底紅花,看起來就討人喜歡。

    “看,這套盤子還是阿和給帶來的吶,等你結婚了,剛好可以用……”

    阿姊嘮嘮叨叨的又進了屋子。

    齊遷看著那套盤子一愣,接著就是一陣暖意涌上心頭。

    東西是好東西,頭兩天他才在賣瓷器的地方看過,這一套,就夠普通人家買幾百個碗了。

    他是突然回來的,杜和并不知道,所以這些東西并不是做給他看,而是杜和真的在照顧他的老娘。

    當初杜和親自對他行刑,齊遷不怨恨他,因為是他咎由自取,可是手上的疼是真的忘不了,傷口一直流血,一直不好,他疼的迷迷糊糊的時候,聽著母親的哭泣聲都覺得吵鬧,只想一覺睡死過去了事。

    后來聽說自己的手沒有壞,只是傷了皮肉,齊遷才知曉,杜和那時候親自動手的深意。

    杜和的手法在很早以前就是連魁班里首屈一指的快、穩、準,如果說杜和會失手,那也絕不可能連續失手,唯一的解釋就是,杜和暗地里手下留情,給他留了一條生路。

    這小子,一直都是個默默做事,卻從不言明的澄凈人。

    齊遷心中一動,對杜和說,“阿和,你那個案子,心里有數么?”

    杜和擦了擦頭上的汗水,樂觀的說,“車到山前必有路嘛,且走且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胡六……”齊遷沉吟著,似乎在確認什么東西,杜和停下動作,讓齊遷安靜思考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齊遷拍了拍腦門,“胡六曾經被人欠賭債的人捉住過,那家賭檔比較規矩,第一次只是催告,第二次就要烙個印,第三次則會斷一只手指,我看那次齊遷并不像是被人催的和平樣子,你下次觀察的時候,就去看看他胸口或者手指缺不缺吧。”

    隨后齊遷就拿了紙筆,將賭檔的名字和大概的時間寫了下來,交給了杜和,歉意的說,“警局里枝丫遍布,我去了才曉得里頭關竅太多,很多時候并不方便直接出面,這事我只能幫你這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杜和連連搖頭,感激的握住了齊遷的肩膀,拍了拍說,“齊師兄,你可幫了大忙了!”章節尾部廣告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女王之女王电子游艺